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无限之至尊巫师 > 一三六零章 人离乡贱碍难多

一三六零章 人离乡贱碍难多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从静谧花园起步,一直到平安镇以西与西部荒野交界的怒水河,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路,被称作森林大道。
  
  森林大道被许多人看做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。因为修成这条路,并没有耗费太多的人工成本,人们只是简单的平整了一些地段,又或用粗大的木篱隔离蔓延上路的藤蔓,这条路就算是筑成了。
  
  这路高端的地方不仅仅在于宽大,还在于它像是凯恩故乡的高速路,除了个别地段,大部分都是在厚实的宛如田垄的地基上的。
  
  而这条路的地基是天然形成,纵横东西、穿过古树参天的密林,长达百公里以上,将积水带来的泥泞和腐烂落叶都弃置于道路两旁,这就是让人们感到神奇的地方,仿佛是上天都不忍人们在这片遮天蔽日的密林中艰难行进,而特意为人们开辟的。
  
  可惜这条路有些偏南,若是横于暮色森林的中央,贯穿平安镇和夜色城,说不定因这路的便利,会诞生与暴风城平分秋色的大型城市。
  
  到了近代,暴风王国还为森林大道添加了照明体系,虽然路灯相隔有些远,但仍旧为行路带来极大的便利。
  
  当然也不是没人抱怨,因为王国在利民的同时,也多加了一份道路税,设卡收的那种。
  
  这段大路,是命运四人组出行一来,行的最为身心舒畅的一段旅程,雅卡莉甚至为此祈祷,说:“希望天神庇佑,接下来我们能一直像这般顺顺利利。”
  
  萨科和格鲁姆都没留意‘天神庇佑’这个说法,奥拉夫留意到了,但没说什么。
  
  这是个信仰缺失的时代,反过来说,也是个乱信的时代。
  
  圣光信仰虽然历史上有过数次污浊时刻,但仍旧是主流。
  
  不过,圣光信仰集中在大城市中,且以中产以上人士较多。
  
  有不少人抱怨其教规不够亲民,很多普通人信不起。但圣光教会并没有因此改变自身,而是不乏嘲讽的表示:连这么一点点付出都做不到,更遑论牺牲?不信也罢。
  
  而在村镇,圣光信仰就更是变味,干脆成了‘上流圈’的隐形门票,教会活动也因之而变得更丰富,普通人反倒能从中受益了,比如多了些服务类的零工可打,也多了些免费领取日用品的机会。
  
  村镇的人往往更加现实,莫说只是当众说几句赞词,价码合适,皮囊舍了也就舍了。教会搞活动需要的服务类型,可是颇为宽泛的。
  
  当然,这一切与半兽人无关。
  
  不过半兽人社群的风气也很开放,毕竟这是个没有刻意提倡、但却在切切实实上演的‘人多力量大’的时代,谁家要是有七八个兄弟,出去说话都能更硬气一些。
  
  从这个角度看,来自三个家庭的命运四人组,都属于不合格典范,兄弟姐妹太少了,这或许也是他们能凑在一起玩耍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  
  凯恩通过法身,了解了四人成长的生活环境后,甚至有种他们本就不属于那里,注定要去流浪、寻找自己的归属的感觉。
  
  不是说他们就更高大上,而是相比于那个环境中的其他半兽人,他们的心思太多了,就像猪群里的猴子。
  
  猴子是很难长时间安分的,这不,当一条路反复走了几遍,未能与已知信息合上时,便有人不耐烦了。
  
  发话的是格鲁姆:“这是我们经过这个地方第几遍了!?”
  
  萨科也是有些不耐,迅速接话:“根据情报显示,这附近应该有条河,河上的木桥是那种有着仓库般三角形顶盖的廊桥,非常容易辨认。”
  
  格鲁姆道:“这个情报我知道,我们现在的问题是,如何找到这座桥。我们的车速不快,四双眼睛认真的看,这条路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了,还有再看的必要么?”
  
  萨科反问:“那你说怎么办?这个地区并不是那种岔路众多的地方,我不觉得我们从大路上下来时,拐错了路。”
  
  “我没说你拐错了路。”
  
  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萨科追问。
  
  “我的意思是,情报本身是不是有一定的问题。”
  
  听格鲁姆这么说,奥拉夫不再沉默,道:“情报绝对没问题。”
  
  一句话将格鲁姆怼的不吱声了。但奥拉夫也知道,这样的胜利毫无意义,包括他在内,四个人现在都需要证明情报正确性的答案,而不是什么口头保证。
  
  隔了一会儿,奥拉夫道:“停车!”
  
  “干嘛?”萨科下意识的问。
  
  “我要下车去找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格鲁姆不乏嘲讽的道:“你要下车去找一条,我们四个人留意观察了大半个白天都没能发现的隐形之路?”
  
  “也许被树枝或长草盖住了。”
  
  格鲁姆没好气的叹声道:“这个理由可真是……猎人们走的山间小路,都不至于被草和树枝盖住吧?”
  
  但奥拉夫犟劲上来了,谁都拦阻不了。
  
  车最后还是停在了路边,就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停的那种。
  
  这样都如果能被奥拉夫找出正确的路,那么只能说,奥拉夫才是幸运女神的亲儿子。
  
  事实上确实没找到,奥拉夫甚至没找,他下车只是放松一下。因为连他都感到绝望了。相关信息太少,他们在这里的选择更少,线索貌似就这么断了。
  
  奥拉夫的放松方式,是冲着无人的方向大吼大叫,结果雅卡莉也下了车。
  
  “你干什么?”奥拉夫有些没好气的问。
  
  “陪你一起找。”
  
  奥拉夫被气笑了,萨科则一脸吃味,而格鲁姆则表情阴鸷,他已经不是雅卡莉的亲哥哥了,而是占用了格鲁姆躯壳的普尔,他现在对雅卡莉有着一种畸形的占有欲,报复、发泄,当然雅卡莉年轻漂亮,也是原因之一。
  
  凯恩看着这一幕,小感叹:“看看,我说错了么?红颜祸水有没有?”
  
  不过命运表示这并非八点档的爱情肥皂剧,‘我爱你,你却挨着他’这类狗血剧情可以有但绝对是含蓄的,而不是足时足料的眼,更不可能是主题。
  
  于是一辆警车在狗血剧尚未进一步展开时,就缓缓出现在他们后方的道路上。
  
  奥拉夫和雅卡莉听到了车子行驶的声音,同时扭头看去,而摇下车窗的萨科也听到声音了,并借后视镜看清了车上的红色警灯,顿时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  
  果然,从警车里下来的两位警察,戒备十足,虽然没有瞄准,但却端着猎枪。
  
  “车上的人,都下来!”为首的戴着警长金徽的人很严肃的大声喊。
  
  又对奥拉夫和雅卡莉道:“你们,都来车尾站好。”
  
  奥拉夫他们最终选择了听从。这里是王国地界,警察代表官方,而他们不像沦为被通缉的凶犯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