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宋疆 > 1219 抵燕京

1219 抵燕京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当叶青快要抵达燕京时,燕京周遭的景象让贾涉等亲卫俱是吓了一大跳。如今已经是寒冬季节,北地在严冬之时本就看起来十分的萧条与荒凉。
  而如今映入眼帘的燕京周遭,看起来则是更显的荒凉与落魄,阳光的照耀下,远处灰蒙蒙的山脉尤显苍凉落魄,视线所及之处几乎全是一片枯黄与萧瑟的味道。更令人感到震惊的是,那些破土动工刚刚开始建造的新城,如今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惨烈的战争之后,遗留下来的狼藉工事。
  总之,在还没有进入燕京城时,燕京城外围的荒凉与落寞,第一时间就让人心头一惊,不清楚内情的情况下,甚至会误以为燕京是不是刚刚经历过了一场惨烈的攻城战。
  而随着错过那满地狼藉的工事之后,宽敞整洁的道路以及一派和谐的氛围,又让人瞬间觉得仿佛刚刚目睹的一切不过都是错觉而已。
  当初扩建扬州城时,叶青已经经历过了建城时最初的杂乱与狼藉,所以对于如今燕京城外的荒凉与落魄,倒是并没有像贾涉等人那般感到震惊,何况一路北上时,他其实早已经对此有了心理准备。
  任何一个宏伟的城池,或者是一件艺术品,哪怕是一件兵器,在最初建造的阶段往往都显得毫不起眼,甚至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,而当这一切在完工之后再呈现于人眼前时,人们才会忘记最初的那些狼藉与杂乱,感慨着城池的宏伟或是艺术品的瑰丽。
  面对贾涉几人的震惊与难以置信,叶青更愿意用女人来形容眼下燕京所处的境遇,正所谓女大十八变,一个女子在长成为一个绝世美人儿时,大部分在幼年时并没有立刻就显现出其成为美人的潜质,反而是在长成后,才让人眼前一亮,才突然意识到眼前的美人儿,竟然就是多年前那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女童。
  如同后世的一些女孩儿,高中时期还是属于其貌不扬,而当进入到了大学之后,或者是过的几年再见时,便会发现,当年的丑小鸭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竟然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美人儿,甚至都难以让人把其现在与过去联系为一人。
  仅仅一年未见,叶孤城、叶无缺又长高了一些,同样也因为在燕京破阵营内的摔打,如今整个人看起来也要结实了很多,脸上的稚气已然减少了很多,看起来已经有了大小伙子的模样儿,这让叶青自然是极为满意。
  毕竟,当初在刚刚从扬州来到燕京时,不管是叶孤城还是叶无缺,还是其他几个人,给叶青的感觉总是一种,因为燕倾城娇生惯养的缘故,使得叶孤城跟叶无缺的身上,总是有一种纨绔子弟的放荡感觉。
  三子两女被燕倾城几女照顾的都很好,不管是让叶青欣慰的叶孤城还是叶无缺,也或许是更为让叶青牵肠挂肚的叶小凤、叶吹雪,亦或是钟晴所生,同时也随钟晴姓氏的钟叶,在少了叶青刚回到燕京的些许拘谨后,便开始一个个都变得活泼了起来。
  叶小凤与叶吹雪身为叶青的两个女儿,显然要比三个男孩儿要更得叶青的喜爱,如今叶小凤已经八岁,而叶吹雪也才三岁,此时被叶青抱在怀里,神情之间也显得要比其他几人要得意很多。
  燕倾城、白纯、耶律月以及钟晴四女微笑看着刚刚回到燕京的叶青,正神情认真的听着被抱在怀里的叶吹雪告状,大哥二哥三姐四哥平日里都不愿跟她玩耍,老是丢下她一个人在府里。
  所以此时最小的女儿,自然是希望她爹能够带她逛逛燕京城,买一串冬日里吃起来才好吃的糖葫芦,还有一些玩偶时,身为亲娘的耶律月则是走到跟前,顺势从还没有抱够叶吹雪的叶青怀里抱起了叶吹雪,开始哄着叶吹雪说着一会儿娘就带你去买。
  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来一直在扬州单独带着几个孩子的原因,所以使得几女之间不自觉的形成了,凡事都要以燕倾城为主的默契,而府里的大事小情,在叶青不在府里的这些时日,或者是一些该是女主人做主的事情,不管是耶律月还是钟晴或者是白纯,都会率先知会一声燕倾城。
  而燕倾城同意了,那么耶律月也好,白纯也罢,或者是钟晴,都才会去做某一件事情,而若是燕倾城觉得一些事情不妥,或者是还有商议的余地,其余三女则是会完全遵从燕倾城的意见。
  白纯跟前的红楼,燕倾城跟前的柳轻烟,钟晴跟前的芳菲,在这个时候也都会以三人的意见为主,也从来没有因为燕倾城做主一事儿,而心生过不满。
  唯一例外的是耶律月,虽然身边没有像白纯于红楼、燕倾城于柳轻烟,钟晴于芳菲这样的贴心姐妹,但有着耶律铁衣绰号的她,则是有着叶府里的另外一个身份,那就是她一人掌管着府里的周全,甚至是包括燕京城的城防,如今有一部分的兵权,都是要经过耶律月的首肯才能够调动。
  随着黏人要去卖糖葫芦,以及叶孤城、叶无缺带着叶小凤与钟叶出去后,四女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。
  不同于叶青因为不常见到自己的子女,偶尔见到后便欢喜的忘记所有事情,四女早已经厌烦了五个小家伙天天缠在身边的情形,也正是因为此,所以耶律月、白纯与钟晴三人,才会对于燕倾城格外的尊重,毕竟,在扬州时,燕倾城可是一个人要照顾这五个一眼看不到,下一刻就会闯祸的小家伙们。
  厅内在少了五个子女后,立刻便安静了下来,燕倾城先是家长里短的说了半天,而后便率先离开了厅内,又去忙她一个府邸女主人手头该有的事情。
  钟晴则是一直安静的坐在一边,白纯因为兼着伞的缘故,所以在燕倾城离开后,刚要开口说起关于完颜璟一事儿时,耶律月则是在旁轻轻拽了下她的衣袖,而后说道:“或许……应该先去见见李师儿,而后回来再细说详情。”
  白纯认同的点了点头,不过还是说道:“董晁从金国的消息传回来了,虽然具体的细节还不是很清楚,但已经可以证实……完颜璟确实已死,乞石烈诸神奴生死不明,因为跟随李师儿来到燕京的六人当中,并没有乞石烈诸神奴。而完颜珣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篡位成功,正是因为有高丽人的协助。至于到底是高丽国的何人,详情还不知道,但如今在金国上京府的,则是一名叫做崔瑀的人,据说其家族在高丽国势力庞大,虽非皇室,但其手中的权利足以跟皇室相抗衡。”
  “同李师儿来到燕京的都是什么人?”叶青神情也渐渐变得有些凝重,刚刚还原本挂在脸上面对自己子女的慈爱笑容,在此刻也早已经消失不见。
  “两个宫女一个太监,还有三个人是金国一支名为忠孝军的两个副统领,都是完颜姓氏,一个叫做完颜陈和尚,另外一名叫做完颜斜烈,至于其他一个,应该是跟乞石烈诸神奴有关,叫做乞石烈白山。”耶律月适时的开口说道。
  在李师儿被耶律乙薛派人护送至燕京后,几乎所有的大小事情都是耶律月在帮着李师儿安顿,包括如今李师儿所居住的府邸,也是耶律月在崇孝寺旁,为其选择了那座不亚于如今他们叶府大小的府邸,从中也可以看出,即便是叶青不在临安,耶律月等人还是很清楚,来到燕京的李师儿,虽然是寻求庇护而来,但也应该以礼相待才是。
  叶青对于耶律月的安置还是颇为满意,毕竟,因为跟完颜璟的师徒之情,李师儿在金国发生动变后,被完颜璟第一时间、第一反应就送到叶青这边来,足以说明,在完颜璟的内心深处,始终是对叶青充满了信任。
  如今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,叶青都有义务与责任,在完颜璟去世后照顾好在第一时间便投奔他而来的李师儿。
  抚养李师儿与完颜璟的孩子长大成人,包括接下来就要去做的征金为完颜璟报仇,显然都是叶青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情,同样也需要他来好好谋划一番,该如何做才能够对得起完颜璟对他的这一份信任。
  最终还是选择了听从耶律月的建议,在回到燕京后的第一时间去探望距离崇孝寺不远的李师儿。
  三日之前,便已经得知叶青会在今日回燕京的刘克师、耶律楚材已经在前厅等候着叶青,完颜璟的死,对于刘克师或许并没有什么触动,但对于当初身为金臣,却是在出使宋廷时,被叶青强行扣押,以至于让其强行叛国的耶律楚材来说,完颜璟的死对他无疑于也是一种打击,从而也使得这些时日里来,耶律楚材彻底放弃了对金国的任何的憧憬。
  何况,燕京还有大辽国的公主耶律月在,所以耶律楚材如今遵从内心做出效忠叶青、背叛金国这一决定来,其实在当下的环境中并不是很难。
  加上如今他与刘克师一同在燕京为官,平日里的配合也是日渐默契,两人在燕京各司其职,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置的井井有条,也使得耶律楚材终于是真切感受到了,自己的才华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的畅快感。
  “耶律乙薛那边于昨日传来消息,金国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,而近两月前死在渝关城墙下的金人追兵,金廷也没有派人过来追究,就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。如今完颜珣已经登基为帝,至于金国朝廷上是否还有忠于完颜璟的臣子,暂时说不好。不过依下官看,如今即便是有,恐怕也不敢站出来质疑完颜珣。还有便是……。”刘克师、耶律楚材跟随着叶青往府外一边走,一边继续说道:“就在刚刚李横那边传来消息,铁木真对吐蕃的攻势已经停止了,而且据说……吐蕃已经彻底降了铁木真,因此铁木真才有时间向东边而来。”
  叶青在刘克师说完后,还不等开口,另外一侧的耶律楚材便接着说道:“依我……下官来判断,铁木真会突然从吐蕃撤出,其实并非是所有人都撤出,而是他带着怯薛军从吐蕃撤了回来,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向东,恐怕也是跟接到了完颜璟的死讯一事儿有关。所以下官判断,他的目的地,很可能是会亲自来燕京,或者是选择在金国与您相见。”
  “选择金国与我相见?”叶青皱眉,微微有些不解问道。
  “依下官对金国以及完颜珣的了解,在他篡位成功后,如今虽然已经在众多金国臣子的拥护下登基,但这对于他来说显然还是不够。以他的性格,他会更想要获得天下人,以及大宋乃至蒙古国对于他的承认。”耶律楚材顿了下后,随着叶青步上马车,继续说道:“完颜珣虽已经获得金国帝位,但其获得帝位的正当性,以及他对外宣称的完颜璟是暴毙而亡一说,恐怕无法让所有人信服。而且大金国的印玺如今也下落不明,这对于完颜珣来说,都不足以让他安安稳稳的坐在龙椅上,他必然想要通过宋廷以及蒙古国对他的承认,来让他的帝位加以稳固,以此来抵消……印玺不在他手不利局面。”
  叶青心头微微一震,脑海里不自觉的响起完颜璟那封信件上的话语,大金国的印玺在李师儿那里……。
  显然,完颜璟也已经算到了这一切,或者是说,他其实很清楚,没有大金国的印玺的话,这对于完颜珣来说,恐怕会整日坐立难安、如芒在背,就如同只是半个屁股坐在了龙椅之上,时刻都有被人废黜或谋反的危险。
  刘克师与耶律楚材如今显然已经是极为有默契,所以当耶律楚材说完后,刘克师趁着叶青沉思的功夫,在一旁继续说道:“大人,因为您不在燕京的缘故,所以下官与耶律大人,一直也没办法前往金国皇后的居所,何况铁衣将军也不允许我们靠近……。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叶青并没有看向刘克师,反而是转向耶律楚材问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