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封神大圣人 > 新书《大荒第一仙》已发布

新书《大荒第一仙》已发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天气炎热,知了不停的叫着,整个大夫府邸人群往来,相互奔走着。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不同的物件,专心等在关着的大门外。
  屋内,穿着亚青色绸子的男人神色凝重的坐在一旁。
  男子此身名为陈庆,脑海中却有一个三千多年后的现代人意识。
  “这是商代?”陈庆看了看四周,青铜器和复古式的房间,窗户上缝合的不是窗户纸,而是另外一种厚实的麻布,透光性很差,屋内显得有些暗淡。
  脑海中的记忆告诉他,这一切都是真的,眼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,现任人王是子受,已经继位二十年了。
  子受继位,也是比较开明的,不仅废除了活人陪葬的制度,还不问出身,任用有才能的人。
  陈庆比较幸运,曾经在贵族家中进出过,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记忆力记住了只有贵族才能学习到的文字。
  得益于人王的政策,陈庆被封为下大夫,正式踏入朝堂,成为贵族的一员。
  “等等,如今的人王是子受?传说中的帝辛!未来的纣王!”此身的过人记忆力不仅作用在此身之上,甚至影响到了三千年后的意识,他现在的记忆一点一滴的涌上来,三千年后的信息大爆炸瞬间涌上头来。
  陈庆大叫一声,脑袋像针扎一样疼痛。
  “老爷,您没事吧!”屋外,一个半白头发的人推开房间门,看着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陈庆急忙扶起陈庆。
  “快去通知大老爷和老夫人,老爷莫名抽搐,疑似妖邪作祟!”
  古人迷信,抽搐这种事,极容易与妖邪作祟联系到一起。
  “不必了,管家伯,我不过是头疼的紧,无甚大碍!”记忆的冲击下,陈庆很快恢复,仅仅是脸色有些苍白。
  在管家伯的搀扶下,陈庆坐在了软榻上,屋外火急火燎的跑来两位老人,一边走着,一边念叨着:“玄女娘娘庇佑!可千万不能出大事啊!”
  说话的是陈庆的娘,只有姓氏没有名字,这是这个时代的标志,普通人家,也只有男子有名,女子除了大贵族,是不可能有名的。
  “我儿怎样了?”陈庆父母急切的走到陈庆旁边,虽然他们不过四十岁,但是却满头白发,在这个平均寿命只有二十六七岁的时代,四十岁已经是高寿了。
  “儿无碍!”陈庆勉强微笑,脑袋的疼痛带动这脸部肌肉都疼痛起来,陈庆做一个笑容都很勉强。
  “快快歇息!”陈父看到儿子的模样,一阵心疼,这可是自己的儿子,将自己一家从平民升级成贵族的大功臣,可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。
  “今日人王议事,我儿还是不要去了,休息为好!”
  陈父一番话让陈庆有些懵,帝辛召见?
  很快,他明白,这不是后世的时代,甚至连朝都算不上,只能是代,人王的权利远没有后世帝王那么庞大。
  甚至每一个朝臣进宫之前,人王还要先施礼与朝臣贵族,贵族接受礼仪之后再向人王行礼,用以显示自己诚心请求诸贵族帮人王治理天下。
  人王和诸贵族之间不是君臣上下尊卑之别,更像是老大和老弟之间,只不过这个老大享有绝对的权利。
  人王议事,都需要先发甲文,询问诸贵族是否有时间,不过人王已经统治大商六百多年了,现如今的人王议事邀请,都像是过来走个形式的。大部分贵族都不会拒绝的!
  “此事不妥,人王召见还是要去的!”脑袋的疼痛已经渐渐过去,两种记忆已经彻底被吸收。
  “好好好!”陈父见陈庆一脸坚决的样子,也不好再说什么,虽然名义上是他的父亲,但是社会地位他仅仅只是一个平民。
  “管家伯,还愣着做甚,赶紧把管家仲追回来啊!”
  “是!大老爷!”管家伯立刻出门,追向已经出门的管家仲。
  管家伯和管家仲都是陈家亲戚,上述三代,皆出一脉。如今陈庆成了贵族,他们自然攀附过来。
  至于院落其他人,皆是奴隶!她们或是卖身于陈庆家,或是被陈父购买过来。
  陈庆看了他们一眼,没有说话,若不是当今人王废除人殉制度,陈父或陈母哪天不幸归天,他们都要有人陪葬。
  时代的大环境,就是这么悲哀!
  陈庆穿上绸子,这是一套正式的服装,比普通人要更华丽,可以让别人一眼就能分辨出平民于贵族的区别。
  作为百官之一,虽然是下大夫,但是陈庆也是有资格登入王宫。
  坐上自己的马车,陈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商代的贸易非常繁荣,大街小巷都充斥叫卖声,这种热闹的氛围,陈庆却能感知到其中一丝阴暗和恐怖,如附骨之蛆,挥之不去。
  “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,在这喧闹的集市,隐藏着到底何等可怕的气息?”陈庆闭眼,索性不去看着四周,但是阴冷的气息就这样盘踞在自己背后,让陈庆坐立不安。
  “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了?”陈庆自语,睁眼环顾四周,空气中似乎能看到淡淡的血红色气息。
  陈庆揉了揉眼皮,空气再度恢复之前的喧闹,
  “错觉么?”陈庆自语,只是那种阴暗不详的气息始终在弥漫。
  马车驶过王宫城门,不过五米高的城墙还不足以震慑见惯高楼大厦的陈庆,然而空中蔚然耸立的巨大光柱,一半血红,一半漆黑,中间还有微弱的金色气若游丝,苦苦挣扎。
  “这究竟是什么?”陈庆盯着半空,旁边的马夫已经将车驾放在指定的位置上,顺着陈庆的目光看去,什么也看到。
  “老爷,您在看什么呢?朝会还等着您进去呢!”陈庆回头,看着马夫,问道:“你能否看见半空耸立的红黑云气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