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豆家媳妇 > 681 讲理人

681 讲理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叶怡珍想明白了就去见父亲。
  
  叶府尹看女儿神情,心里松了口气。
  
  他就怕女儿为了外在的不值当的理由勉强自己。
  
  这会的女儿沉着,眼里没有之前的焦虑神色。
  
  我叶家的女儿,不是担不起事。
  
  叶田卓也在屋,看见大姐进来,站起身。
  
  “大姐。”
  
  叶怡珍微笑下,道:“小弟也在,正好,我有些话要说,小弟也听听。”
  
  叶田卓眼睛一亮,急道:“大姐是不是……”
  
  叶府尹打断儿子的话:“找听你大姐怎么说。”
  
  叶田卓挠挠头,笑了,“我不是着急嘛?”
  
  叶怡珍抱歉道:“让爹为我担心,女儿不孝,让小弟操心,大姐对不住。”
  
  叶府尹摆摆手:“一家人不说那个,我是你爹,让你受委屈,是爹的不是。”
  
  叶田卓跟着说道:“当兄弟的应该的,大姐,以后有我,我能护着大姐和外甥。”
  
  叶怡珍眼睛又湿润,有这样的娘家做后盾,她才能够下决心。
  
  叶田卓扶着大姐坐下,贴心的倒了杯热水。
  
  叶怡珍喝了口茶,平缓了情绪,道:“爹,我想带着向阳兄妹自己过。”
  
  叶府尹点下头,道:“好,爹知道了。”
  
  叶田卓夸张的松口气道:“就该这样,大姐爹不让我说,我早就想给大姐说了,那样的男人不值得大姐和他过。大姐还年轻,不能把以后的日子拴在他跟前。”
  
  他很想说大姐还年轻,再找一个肯定比姓钱的强。但是这会儿不能说这话,好像是为了再找一个才让大姐离开钱家一样。
  
  叶大姐又说了句让小弟操心的话,又对父亲说:“爹,钱家恐怕不会让我带孩子走。”
  
  叶府尹说道:“这事你就不用管,交给爹。你在家好好陪孩子们,以后就住家里。”
  
  叶田卓说道:“对,大姐别管了,还有我哪,好歹我是太子冼马,以后是太子的人,他们得好好想想,钱家不止一个儿子,得为其他儿孙考虑。”
  
  他想了,钱家盼什么,无非是子孙后代走向仕途,怕什么?怕断了前途。
  
  那就用前途威胁钱家好了。
  
  叶府尹却说道:“你别乱来,你爹我是个讲理的人,不做威胁人的事。我会和钱判官讲道理,以德服人。”
  
  叶田卓不吱声了,不相信父亲,不是不相信父亲,是不相信父亲的以德服人。
  
  要是能以德服人,牢里为何关那么多人?父亲咋没以德服人教化好他们?
  
  等去了姨娘那,把这话给亲娘说了。
  
  叶姨娘拍了儿子一下,说道:“不该非议你爹,你也太小看你爹了。你以为你爹这阵子闲着了?你爹做事从来不会不做准备。”
  
  叶田卓好奇问道:“我爹准备啥了?”
  
  “娘怎么知道,你爹又不会给娘说这些。”
  
  “那娘怎么这么说。”
  
  叶姨娘想了想说道:“跟了你爹十几年,多少知道你爹的心思。你爹为何没收拾向阳他爹,不是放过他,是不想你大姐难做。还有,向洋他爹怎么说都是钱判官亲儿子,你爹要是收拾他了,当亲爹的多少会心疼,等到真正解决问题的时候,多少会向着儿子。”
  
  说完看着儿子上下打量,道:“这是人之常情,比如我儿子再不是东西,我恨不得把他屁股打烂。但是事先要是有人把他屁股打烂,我第一个先是心疼,会想,有啥你可以来找我,你干嘛把我儿子打成这样?你爹也会这么想,所以才一直没啥动静。”
  
  叶田卓恍然大悟般的点点头道:“对对,娘说的对,我也要有儿子了,将来我儿子要是做了什么事,我肯定会说,你来找我,我绝对当你面,揍的让你认不出来。但是你要揍我儿子,我就不高兴。除非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。”
  
  叶姨娘说道:“你以后有啥事别自己冲动,多问你爹,多听你爹的。”
  
  叶田卓心服口服,道:“嗯,以后我就听爹的。”
  
  年轻人刚过了中二期,有着热血又立了功,多少觉得父亲老了,父亲做事优柔寡断,不痛快。
  
  好在没敢当着父亲面说。
  
  将来他的儿子要是给他说这话,他得跳起来拍他的头,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大米还多,你还嫌弃老子?
  
  叶田卓最近的心思都在大姐这里,没心情出去乱逛,之前还盼着皇上能给他一个奖励,这会也没那么急切了。
  
  他也知道这个奖励得等他带回来的那三个农作物有了成效之后,才能论功封赏。
  
  大姐的事轮不到他出头解决,既然大姐已经做了决定,父亲会去和钱家谈。那他就好好去衙门混日子吧。
  
  三月初十,皇上正式公布了太子的婚事,定在八月二十。
  
  所有人也知道了太子妃出自福州闵家,所以也有人猜叶府尹小儿子去了岭南没准是因为这事。
  
  叶田卓哭笑不得,去找小将军说八卦。
  
  罗志豪说道:“你管别人说啥,这样说对你不是更好吗?”
  
  叶田卓叹口气说道:“我就怕有人多想,谁都以为我是靠着关系进了詹事府,以为我跟太子多熟似的。我就见了太子两回话都没说过,这些闲话要是让太子听到了,那得咋想?”
  
  罗志豪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怪不得我妹妹说你婆婆妈妈,太子要像你似的考虑这些乱七八糟没用的事,还怎么当太子?做大事的人不像你我,就想能够悠闲过日子,太累的事不做,人家做的是天下最累最辛苦的事,哪有闲心想那些。”
  
  叶田卓点点头说道:“也是,让我到处走走逛逛还行,别说当大官了,当个衙役天天去衙门报道,早晨去,晚上回来,一个月休两天,那我绝对干不了。给再多的钱,这种事我也干不了,太累。我爹忙得跟孙子似的,特别是过年过节。回到家那得半夜。”
  
  罗志豪说道:“我也是,这点咱俩很像,让我按部就班的天天去上朝,我宁肯当个土财主,想去地里看看就看看,不想去在家睡大觉。”
  
  叶田卓哈哈笑:“太有共同语言了,我就像你亲兄弟。”
  
  罗志豪问道:“你去福州府没听说过闵家?”
  
  “事先打听过知道,福州府的闵家是个大族,好多年没动静了。对了,我认得一个叫闵志豪的人,和我差不多大。因为他叫这个名,我就挺好奇的。他说他家是种地的,他父亲想让他读书,可他不喜欢读书,就喜欢种地。不过我瞅他那样不像是种地的。谁家地主的孩子说话举止还有穿着像个公子似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